伺服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伺服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庸与三位美艳老婆婚姻揭密图-(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09 23:31:38 阅读: 来源:伺服阀厂家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

·杜治芬照片·

这是金庸大侠的第一次婚姻的结婚照,真是新婚鷰尔,郎才女貌,先生那时很清秀俊朗,杜夫人也很美。

相信很多朋友都还记得;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金庸在他的武侠小说中编织了大量的爱情与婚姻故事与恩怨情仇,从《书剑恩仇录》到《鹿鼎记》最终以韦小宝娶七美女满载而归。但是金庸的爱情与婚姻一直讳莫如深,外界的传闻大多是语焉不详,使他的感情生活显得云遮雾罩而扑朔迷离。记得前几年他在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说:我自己的爱情生活不是很圆满的,也谈不上凄美,总之不是很圆满,不很理想!他认为最理想的爱情最好一见钟情,从一而终与白头偕老。他曾经对不起别人,别人也曾对不起他,总之自己的婚姻留下了不完美的结局。

金庸自己也说过:我的婚姻不理想,我离了好多次婚!在纸上笑傲江湖的背后,他也有他的甜酸苦辣与悲欢离合,他的婚姻曾两次破裂,他心爱的儿子在美国自杀,这一切他都得毕生的背负承受。金庸一生结过三次婚,第一任妻子叫杜治芬,他们的爱情萌芽于1947年的杭州,那时年轻的金庸在《东南日报》工作,因主编幽默副刊与杜的弟弟杜冶秋认识。杜家父亲在上海行医,母亲喜欢清静,用八根金条在杭州买了所庭院大宅,平时与女儿一起住在杭州,杜冶秋则跟着父亲在上海上学,只有在假期时才到杭州来。

据知情的朋友讲;有一天,金庸编的“咪咪博士答客问”栏目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买鸭子时需要什么特征才好吃?咪咪博士回答:颈部坚挺结实表示鲜活,羽毛丰盛浓厚,必定肥瘦均匀!少年杜冶秋不以为然,写了封信去商榷或者说抬杠:咪咪博士先生,你说鸭子的羽毛一定要浓密才好吃,那么请问:南京板鸭一根毛都没有,怎么竟那么好吃?咪咪博士回信:阁下所言甚是,想来一定是个非常有趣的孩子,颇想能得见一面,亲谈一番!杜冶秋回信:天天有空,

欢迎光临!金庸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登门拜访,邂逅了时年十七岁的杜家大小姐。

第二天金庸再度登门杜家而送去戏票,盛情邀请杜家一起去东南日报社楼上观赏郭沫若编剧的《孔雀胆》大戏。之后金庸就成了杜家常客,与情窦初开的杜小姐双双坠入爱河。1948年金庸南下香港前夕,匆忙赶到杭州正式提出求婚,同时在上海举办了婚礼,再后来杜小姐也去了香港。杜治芬在香港的那几年,金庸忙于工作而没时间陪她,她一个人在家寂寞无聊,生活过得并不愉快。最后她返回了大陆而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他们在婚姻期间没有子女。

据知情的朋友回忆说;他们那个时候住在湾仔,这位太太人长得挺美艳,人称杜四娘,他们后来离婚的主要原因,应该是爱尚且存在不足!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

·二任老婆朱玫照片·

金庸与朱玫

金庸的第二任妻子叫朱玫,最后是金庸出现了婚外情而背离了她。朱玫(璐茜)是新闻记者出身,他们于1956年5月1日在香港的美丽华酒店举行的婚礼,当时金庸还在《大公报》工作,在现在的香港坚尼地道二号租房居住,并生下了大儿子查传侠。三年后《明报》创刊,朱玫与他患难与共而成为最早的也是唯一的女记者,当时关于朱玫变卖首饰支撑《明报》的故事曾经被传为美谈。

第二次婚姻:丧子之痛情感触礁

1956年5月1日,金庸再次走进了婚姻,第二任太太朱露茜外表典雅而秀丽。她毕业于香港大学,有很高的英语水平,而且意志坚强,是一个敢打敢拼、风风火火的事业型知识女性。

1959年,夫妇合作创办了《明报》,金庸任主编,朱露茜是惟一的女记者,工作紧张而又艰苦。开始时,《明报》销量不尽如人意,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而且他们的四个孩子相继出世,处境更为艰难,有时不得不靠典当物品来维持生活。那时,因为经常熬夜,工作时需要提神,他们就买一杯咖啡,两人一起喝。日子虽然很艰苦,金庸却常常感到自己很幸福,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知心的爱人。

到1970年,金庸已经写完14部长、短篇武侠小说,他将作品名称的首字连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的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风靡一时,《时报》也发展成香港畅销的大报,金庸夫妇还陆续创办了一些子报,终于走出了困境。

然而,随着事业的逐渐壮大,他们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金庸个性是外柔内刚,不会轻易改变,而朱露茜也是个要强的人,在困难的日子里,尚能形成一种积极进取的合力,即使偶有龃龉,也会很快消解,而一旦渡过难关,外在的压力小了,两人之间的矛盾便再也无法掩盖了。

两人经常以“刚”对“刚”,因为对事业发展方向的看法不同常常争吵,很快便由意见不合发展到感情伤害。于是,婚姻的裂痕越来越大,金庸不愿这段经历了许多考验的婚姻结束,他想尽办法补救,然而,生活并不按他的主观意愿来继续。

不久,他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发生了:长子查传侠自杀!这一变故成为他和朱露茜关系破裂的导火索。

金庸对大儿子查传侠的感情很深,在他的影响下,这个孩子11岁时就开始发表文章,后来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相反,查传侠和母亲的关系却不好,因为朱露茜经常大发脾气,动辄和丈夫吵闹,也听不进儿子的多次苦劝,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查传侠不再理她。目睹了父母的不和后,查传侠觉得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很悲哀,对人生充满了种种悲观的想法。1976年10月,年仅19岁的他因与女友吵架,一时想不开,便自杀了。金庸与朱露茜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丧子之痛,都觉得对方应为孩子的死负责,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已无从化解。

金庸早年婚变引发长子自杀内情

1976年10月,金庸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的大儿子查传侠自杀身亡,时年不满20岁。

关于查传侠自杀的原因,有种说法是与父母离婚有关。查传侠在美国读书时,得知父母要离婚,非常伤心。他曾多次尝试劝说父亲,但没有改变这个事实。父母的离婚对他的打击极为沉重,在绝望中他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在离婚期间,爱儿的自杀,使金庸与朱玫都经历了人生最痛苦的时刻。

朱玫是金庸的第2任妻子,她是新闻记者出身,美丽能干,懂英语。他们于1956年5月1日在香港美丽酒店举行婚礼,1959年,他们的大儿子查传侠出生时,正是《明报》草创之际,筚路蓝缕,备尝艰辛。朱玫与他患难与共,成为最早、也是惟一的女记者,夜半渡口留下了他们夫妻的背影,还有一杯咖啡两人分享的许多故事。《明报月刊》初创时期,金庸全力以赴,日夜忙个不停,那时他们家在九龙,已有2男2女,朱玫除了照顾孩子,几乎每天从家中送饭到港岛。等到《明报》稳居香港大报地位,《明报》王国颇具规模的成功之时,他们的婚姻却出现了裂痕。

据说,当时《明报》的社址设在北角英皇道,金庸在报馆做得累了,就经常去附近的一家餐厅饮杯咖啡,提一提神,松弛一下筋骨。这间餐厅就在北角“丽池”附近,金庸每日就会“到此一游”,是餐厅的熟客。一日,金庸又如常去这家餐厅喝咖啡,突然有位年轻貌美的女侍应趋前,问他是不是金庸,他说是,就闲聊了几句。结账时,金庸额外给这位女侍应10元小费,这位女侍应受宠若惊,因为以当时的物价计,10元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女侍应立即截住金庸,要将10元钱还给他。女侍应说,金庸是文人,靠写稿为生,赚钱是相当辛苦的,所以,那10元小费她一定不会要。金庸听罢满心欢喜,想不到这位女侍应年纪轻轻,却说出这番话来,之后他们就交了朋友。

想不到这10元小费影响力这么惊人,据闻金庸与这位女侍应的感情从此一日千里,其后在跑马地共筑爱巢。朱玫最初还蒙在鼓里,后来却从一些蛛丝蚂迹中,发现丈夫有外遇。金庸习惯每晚返回《明报》写社评,但有段时间却甚少出现报馆,只是叫一位后生,将他写好的稿送去《明报》编辑部。朱玫发现了此事,就追问这位后生去哪里取稿,后生见无法隐瞒,便和盘托出。于是朱玫叫这位后生带她去跑马地,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

第二任妻子朱玫在孤独与贫困中度过后半生

有人说是金庸主动提出离婚,但朱玫也提出两大离婚条件:一是金庸付一笔钱作为补偿;二是该女侍应要去扎输卵管,才可与金庸结婚。因为金庸与朱玫已生了数名子女,若女侍应又有了孩子,她的子女一定会被忽视,一定不能有孩子。金庸答应了这两个条件,之后便与朱玫正式离婚。

尽管有些传说无法得到证实,但离婚是事实。金庸与朱玫离婚,“得不到好朋友们的谅解”。香港作家林燕妮在《香港第一才子———查良镛》中写道,朱玫“也属性刚之人”。《明报周刊》总编辑雷炜坡结婚时,在郊外举行婚礼,朱玫也到场祝贺。金庸问,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朱玫只回以淡淡一句:不用了。朱玫在孤独与贫困中度过后半生。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

·金庸现任老婆林乐怡·

金庸与林乐怡

林怡乐貌美而聪颖,很多人暗地里都称其为小龙女!

第三次婚姻:红颜知己成终身良伴

有天金庸如常去这间餐厅喝咖啡;就有位年轻貌美的女服务员问他是不是金庸,他说是就闲聊了几句。结帐时,金庸额外给这位女服务员十元小费;女服务员当然受宠若惊;因为当时的十元是个不小的数目,女服务员拦住金庸,要将十元小费还给他。

这位女孩子说;金庸是文人而靠写稿维生,赚钱也比较辛苦,这十元小费她不会要的!金庸听罢而满心欢喜,因为想不到这位女孩子年纪轻轻却说出这番话来,此后他们俩就成了朋友。就是这十元小费,不但缔造了金庸另一段情缘与婚姻;也结束了金庸与妻子朱玫的患难夫妻情缘。朱玫此后在孤独和贫困中度过余生,1998年11月8日病死在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享年六十三岁,这与金庸晚年的辉煌风光构成了巨大的反差。

金庸曾经在央视电视节目中脸带愧色地说过:我对不起朱玫,我作为丈夫并不成功,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她现在过世了我很难过!

容貌清丽脱俗,同时比金庸年轻二十七岁的林乐怡(May)是金庸的现任妻子。她认识金庸时才十六岁,当时的林姑娘是一家酒店的服务员。有次金庸刚与第二任妻子吵过架而失意至极,就去到那家酒店闷坐,金庸的闷坐引起了林姑娘的注意,而失意的金庸也注意上了林姑娘,一见钟情的两人四目,随后就逐步的情投意走向牵手了。

每当谈到小龙女的时候金庸就表示;太太很照顾他的生活起居,非常注意他的饮食,不准他吃这吃那,而他也都能欣然接受。

关于他如何经营忘年之交的婚姻,金庸是这样说的;虽然我这种夫妻的例子不多,但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最重要的是互相尊重!

至于怎样维系良好的夫妻关系,金庸说;平时她什么都很迁就我,到她发脾气时,我便忍住不回嘴。跟她的关系不算特别成功,又不算很失败,和普通夫妻一样!

他说林乐怡最喜欢他的作品是《白马啸西风》因为她觉得很伤感。女人感情都比较丰富。夫妻之间是生活沟通而不是思想研讨。想避免冲突就少说为妙。夫妻之间不一定要兴趣相投,而是双方留点儿空白,彼此都有自己的空间。我太太喜欢澳洲但我不喜欢,我喜欢法国与意大利,每次去这些国家我都会去瞻仰古迹,这种心情就像我回大陆,中国文化有如我血管中流着的血,永远是分不开的。

其实一分为二的看,金庸的文学造诣,不能不说与之丰富的思想情感和人生阅历息息相关,就像乐坛创作大师李宗盛也曾经说,自己两妻三女的生活经历,确实触动自己许多创作的灵感。那么现实生活和创作灵感之间究竟有怎么样的内在渊源,这似乎是值得很多创作者去研究和探讨的深层思想。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

·林乐怡照片·

金庸与林乐怡

第二次婚姻 金庸有了婚外情

1956年,金庸与第二任夫人朱玫走进了婚姻。这一年,朱玫21岁,是位事业型知识女性。1959年,金庸夫妇合作创办了《明报》,金庸任主编。开始时,《明报》销量不尽如人意,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而且他们的四个孩子相继出世,处境更为艰难。到1970年,金庸已经写完14部长、短篇武侠小说,在华人世界风靡一时,《明报》也发展成香港畅销的大报。

然而,随着事业的逐渐壮大,他们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金庸个性是外柔内刚,不会轻易改变,而朱玫也是个要强的人,两人经常以“刚”对“刚”,很快便由意见不合发展到感情伤害。

而在此时,金庸在报社附近的一家餐厅邂逅了女服务生,对她产生好感,从此一日千里,在跑马地共筑爱巢,终被朱玫发现,婚姻结束。朱玫也提出自己的要求:一份财产补偿;金庸与以后任何女人都不能再有孩子。

金庸曾经在节目中脸带愧色地说过:我对不起朱玫,我作为丈夫并不成功,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

·金庸与夏梦恋情·

枉求美眷良缘安在

金庸,原名查良镛,祖籍江西婺源,于1924年2月出生在浙江海宁县袁花镇一个显赫的书香世家。抗战胜利后,金庸进入上海东吴大学法学院,后来到杭州《东南日报》任记者,在此期间,他因工作原因结识了自己的第一位妻子——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的杜冶芬。不久,金庸考入上海《大公报》,被派往香港担任国际电讯翻译。1948年秋天,金庸和杜冶芬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双方家长对这桩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事非常满意。然而,金庸却不安于那种富足而平庸的生活,他心里始终无法舍弃做外交官的梦想,尽管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情况,他屡屡受挫,却一直没有放弃个人奋斗,一直奔波于内地和香港之间。时间长了,他和妻子的关系越来越冷淡,最终杜冶芬爱上了别人。1953年,金庸在香港报纸发表声明,以杜冶芬不能生孩子为由,宣布与她离婚。他后来沉痛地对友人说了这么一段揪心的话:“你爱一个人,要一生一世爱她,但往往做不到。不是你不想做到,是你没法做到。世事难料,当初再好的夫妻,日后说不定也会分手……”经过这番沉重打击,金庸突然领悟到自己在情感世界竟那样贫穷,他渴望寻觅到一位真正能和自己同甘共苦的爱人。

半年后,金庸邂逅了一位让他一生难以忘怀的女子,她便是香港长城影业公司的著名影星、有“长城公主”和“香港西施”之称的夏梦。金庸对容貌不俗、气质高雅的夏梦一见倾心,觉得真正的爱终于在自己身上降临了。为了常见到夏梦,金庸进入长城公司编写剧本,夏梦主演的《绝代佳人》、《午夜琴声》、《有女怀春》等电影剧本都是金庸完成的,他们的合作非常成功。

然而,金庸对夏梦的爱注定只能是柏拉图式的,因为此时夏梦已名花有主,早已嫁作商人妇,尽管她非常敬重金庸的才华和人品,也明白他对自己的心意,可是她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只能把他视作知己,所以,金庸的这段个人苦恋注定没有结果。但他特别珍惜这短暂而美丽的爱,他在一篇散文中写道:“其实跟一个人交往,感觉很深刻。也不一定要天长地久,虽说爱情重恩义,但闪电式的爱情也有很惊心动魄的,二三天也可抵二十年。”

不久,他黯然神伤地离开了长城公司,并怀着失恋的痛苦完成了武侠名著《神雕侠侣》。细心的读者发现:《神雕侠侣》中“小龙女”的一颦一笑,似乎跟夏梦很相似。其实,金庸在“小龙女”身上寄托了自己对理想爱情的渴望和期待:梦中的“她”应该是那种兰心慧质而又能琴瑟和鸣的女子。可是,理想的佳人又在何方呢?金庸不禁叹道:“念枉求美眷,良缘安在?”

无锡发电机出租进口机型动力强劲来电咨询

北京被驳回国家局名称核准渠道靠谱平台选择多

三明市宁化县安利直营店地址宁化县哪有安利产品卖

哈尔滨定量包装秤衡器厂家称重软件

出售二手陕西秦川格兰德ME1350x3米外圆磨二手外圆磨

8吨小型挖机挖掘机60吨价格质量更优价格更实惠

上海康健新村安利专卖店地址康健新村附近哪有卖安利产品

大型仿真恐龙租赁逼真恐龙多少钱黄山市

长沙到南康市货运专线免费上门取货

黑龙江uv紫外老化测试实验室高压电源检测流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