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服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伺服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冬天里的施正荣2012光伏有望走出低谷

发布时间:2021-01-20 09:36:20 阅读: 来源:伺服阀厂家

曾经的中国首富与新能源教父,如今必须面对接踵而来的质疑。他会如何领导自己的公司振作精神,重新崛起?

《探索》频道的中国人物志成为对施正荣孤独的赞美。

这组从2011年12月22日开始播出的系列人物记录片,将施正荣和成龙、杨丽萍、钟南山放在一起,视为中国梦的代表者和这个正在崛起的国家中成功人物之缩影。但从这部片子开始拍摄到它最终播出,施正荣的公司尚德电力,市值已经锐减了将近10亿美元,从片中所称的14亿美元减少到目前的4.16亿美元。它的股价也从巅峰时期一度超过85美元下跌到如今的2.5美元左右。

在这个糟糕的年份,似乎没有比施正荣更好的代表—正像对于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的一路狂奔而言,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代表一样。无论公正与否,作为太阳能电池产业的布道者、践行者与领导者,繁荣时人们将荣耀归功于他;凋敝时人们也无可避免要将衰败的责任归咎于他。

因为媒体报道的高管不断离职,他被视为一个在管理上乏善可陈的失去人心者。一些传言声称无锡尚德在申请破产,也有传言说施正荣的公司要被韩国LG电子收购—随后两家公司都发表公告否认这个收购传言。最后一击是记者从它的三季度财报中找到计提1000万美元人员遣散费用的信息,推测这家公司将迎来一波裁员浪潮。而尚德电力的CFO金纬称,这只是正常的公司组织架构精简所需,而且其中超过一半会用在海外市场。

“我的使命就会让我遭到这些误解。我经常这么想。”在谈论了所有这些灰暗的消息之后,施正荣说。而在旁观者看来,他有些惊慌失措。一位出席了2011年年末由几位光伏产业大亨参加的应对美国双反调查发布会的记者说,当他向施正荣提问尚德如何应对目前的困局时,施正荣有些不耐烦地回答:“今天只谈行业,不谈尚德。”这名记者评论说:“他不大会应对公众,明显有些恼火和失态。”

看到施正荣有时表现出的烦躁,他的家人既同情又无可奈何,尤其是他的妻子张唯:“英语里说 You work like a dog。狗给人的感觉,就是呼吸很急促,很迫切很累的样子,他就是这样。我看到他我就说,我挺可怜你的。”而施正荣的小儿子则逗他:“爸爸,有一天我把尚德买下来了,你会不会很生气啊?”

对于出生于1963年的施正荣而言,刚刚过去的2011年是尚德成立的十周年—在无锡新区尚德附近的街道上,尚悬挂着尚德为庆祝十周年所悬挂的横幅“为价值欢呼”,也是他的第四个本命年,在中国的传统中,人们总会认为在这样的一年中会不太吉利。 但是在海外生活了14年的施正荣对这个说法绝口不提。正像很多贫苦出身而终于取得世俗成功的人一样,施正荣有着对自己的强烈信念,而不是对他人或外部力量。他更相信自己。他无意中提及,从小到大,“有很多人问过我,你有没有偶像……我没有偶像。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他的故事的确能够成为一个经典而常见的励志故事。他出生在江苏扬中的偏僻乡下,出生后就被和自己的双胞胎兄弟分开,送给一户姓施的人家。为了让他能够读大学,他的父亲施贯林让另外的三个孩子全都退了学。而这个惟一完成学业的孩子也果然争气,在长春读完本科后,他到上海读了研究生,然后又取得了公费赴澳大利亚留学的资格。学业结束后他就已经成为家庭的骄傲,他取得了澳大利亚公民的身份,成为当地的太平洋太阳能电气公司的研发团队负责人。但是这还不够,他需要的是一个更大的成功。他携带着自己的妻子张唯和两个在澳大利亚出生的男孩返回中国内地,四处寻找创业机会,一度被人讥笑为骗子,而终于在现在的公司所在地无锡找到了知音。在无锡市政府的支持下,他在2001年创办了尚德电力,然后在4年后将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上市没有多久,在尚德电力的股票超过30美元时,以他持有的股票市值计算,他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身价接近200亿人民?币。

这个过程中人们总是议论着他和政府的关系,人们甚至猜测这种关系会让尚德无论遭遇多大的危机,都能因为政府的援助而得以幸免。后来施正荣干脆用两句话来概括无锡市政府和尚德之间的早期关系:“无锡市政府诞生了尚德,又再生了尚德。”

在无锡市政府的强力支持下,无锡当地的8家国有企业,“七凑八凑凑了650万美元,才使尚德能够成立”。成立之后,施正荣把所有的精力先后投入在建厂、产品生产和市场销售上,他画了尚德产品的第一张图纸,同时扮演着总工程师、总设计师和总经理的角色,通过低成本扩张的方式让尚德在2004年进入了世界光伏企业的前十强。

所谓再生尚德,是指政府在尚德的控制权争夺中站在了施正荣这一边。第一次是使尚德第一任董事长、前政府官员李延人在任期结束之后退休。施正荣称“我是把董事长作为父亲去尊敬”,但也不能阻止这种说法,即施通过各种手段将李排挤出公司以便独揽大权。这件事情对施正荣的最大教训是,他开始明白了什么是公司控制权:“说实在的,在这个事情之前,我不知道什么叫公司控制权”。第二次则是在2004年8月的国有股东逼宫时,政府支持尚德顺利实现了国有股退出,最终确定施正荣的公司领导者地位,并为尚德公开上市铺平道路。

那是他最艰难的时刻。尽管在旁观者看来当下的尚德与施正荣似乎问题重重,但在被问及同当下相比,哪段经历会更让他感觉艰难时,施正荣仍然认为,“那个时间段更艰难。” 他甚至说,相形之下,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小菜一?碟”。

尽管施正荣宣称自己并不是不能承受所有这些负面消息的重压,但如果说他对那些宣称他众叛亲离的质疑毫不在乎,显然也是对他的误解。当被问到他希望自己在公众面前呈现的是怎样一种形象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完美的形象。”随后,可能考虑到如此的说法确有不妥,他修正为“真实的我”。“有人说我要面子,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同意,可能潜意识里是这样……可是我不知道有谁不要面子。”他反问。

在他最初列出的误解清单上,“要面子”一说就这样被他接受了。他重视荣誉,也渴望得到认可。这从一个例子就可看出。他曾经提出过一个观点,经济全球化的驱动力是便宜的能源和便宜的劳动力,而随着能源价格与劳动力价格的上升,全球化会在物理层面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区域经济的发展。正是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尚德在全球建立了多个工厂与销售网络。而随后,他就自得地在包括《新闻周刊》和《经济学人》上看到了表达类似观点的文章,“当时我还把文章拷贝下来,你看,那么大的经济学家的观点都和我一致。”另一个例子是,在接受访问之前,他让他的同事传过来一篇新近发表的文章,在这篇对施正荣不无批评的文章中,作者列举出了施正荣对光伏产业的一系列判断。让施得意的正是,这些判断最后都被证明是真的。“他以为是我拍脑袋想出来的,其实那都是我的智慧。”施正荣说。

但是他会说,“我很低调”。虽然他也会得意地称,在很多国际性的场合和聚会中,他往往是在场的惟一一个中国人—他举的一个例子是克林顿召集的“全球畅想”行动—但他并不是一个社交动物。“高档的酒会,跟名人相聚,我最不愿意去。有时候喝完鸡尾酒我就会偷偷溜走,到旁边跟几个朋友喝点小酒,吃饭。那种感觉更好。”对于他而言,频繁的旅行、演讲和社交,为的是推广这个产业,以及这家公司。

另一个让施正荣耿耿于怀的看法是,人们在提到他时,总会认为他过于理想主义,而欠缺商业所需的实用主义,“好像现在出了问题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理想主义,没把公司管好。”“有人讲制造是很辛苦的事情,是几分钱几厘钱在做,而我给人的感觉是谈制造的细节不够多……可我一直认为,我要看的是更大的方向。”他举例说,大公司的毛利如果不超过30%会很难生存,而“毛利能达到30%甚至40%,这是你天天抠那几分钱就能抠出来的吗?”同时,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忽视细节的人。他自认是个非常关注细节的人,也自豪于自己能够随时跟客户探讨太阳能电池的技术细节。跟随他多年的下属、如今主管着尚德5家电池与组件工厂的龙国柱说,施正荣会在到工厂转悠时一发现问题就打电话给他,甚至包括像工厂地面不干净这种事。“我只是强调,除了关注细节之外,还需要有大思路。”施正荣说。

大奖彩票下载网站

萌幻之翼破解版

澳门王中王189393com澳门三乐彩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