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服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伺服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焦点评论全球经济失衡调整的中国视角

发布时间:2021-01-20 04:52:18 阅读: 来源:伺服阀厂家

G20匹兹堡峰会召开在即,美国正试图在本次会议上发起旨在解决全球经济失衡问题的努力,英法等欧洲国家对这一行动表示支持。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IMF总裁卡恩也表示,世界各国领导人应该将调整全球经济平衡作为G20匹兹堡峰会的首要任务。在峰会前夕,欧美发达国家发表此番言论,企图把全球经济失衡作为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以此为名向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转嫁危机责任,大有转移国际视野、混淆视听的嫌疑,中国对此表示了严重质疑。鉴于这种情况,笔者认为,在全球经济失衡的调整中,中国必须坚决维护自身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的利益,保持自己看待全球经济的“中国视角”。

欧美发达国家故伎重演

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贸易账户出现巨额逆差,美元出现大幅贬值,为了改变自己在世界经济中的不利地位,美国通过政治、经济等手段软硬兼施,迫使当时的主要顺差国日本和西德等国先后签订了广场协议和卢浮宫协议,美国趁机实现了经济回稳,而日德等国经济陷入衰退,尤其是日本陷入了“泡沫经济”并爆发经济危机,时至今日,还一直处于经济不景气的低迷状态。进入20世纪90年代,全球主要顺差国发生了转移,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成为主要的贸易顺差国,而美国再次成为逆差国,这种趋势至今没有改变。

欧美发达国家意图在本次峰会上发起旨在针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行动,就是为了故伎重演,冀以调整全球经济失衡为名,迫使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就范,以适应其经济调整后的新发展模式,来换取自身经济的快速复苏。对于全球最大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国,它们希望能够通过这次行动,迫使中国大幅缩减贸易盈余,对人民币施加升值压力,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应对金融危机的责任。如果中国不能顺其所愿,它们就将通过贸易保护等一系列手段打压中国,对中国开展“贸易战”,最近的中美轮胎特保案已经为我们提了醒,如果不能坚决制止这种行为,披着“全球经济失衡调整外衣”的贸易保护主义就将甚嚣尘上。

从2009年中期开始,世界经济逐步呈现复苏势头,全球已经渡过金融危机的恐慌阶段进入“后危机时代”。历史经验证明,每次全球性金融危机过后,世界都会迎来新一轮的巨大经济调整,在此期间,世界经济可能将经历3至5年的调整期,进入一个较低速增长期。欧美发达国家的经济结构调整已经开始,尽量避免削弱自己危机前的地位,继续主导全球经济结构调整也是其本次行动的重要目的。

全球经济失衡只是危机表象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全球经济失衡已经存在。在上一轮全球化中,中国与美国一道推动世界经济形成了以中美为核心的新三角形循环。全球经济出现了三大板块互动,制造能力向亚洲集中,金融能力向欧美集中,资源供给国从中获利,各国间经济联系不断增强,世界经济依存度全面提高,使得世界经济出现了增长的黄金时期。而这种经济快速增长的背后,是世界能源资源的巨大浪费和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尤其以中国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和美国的资产膨胀型消费模式为主要表现形式。建立在此种模式上的经济增长势必缺乏可持续的基础,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宣告了这两种模式的终结。

尽管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否定了上一轮全球化中所形成的世界经济增长模式,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本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主要原因在于欧美国家对财富的极度贪婪和金融监管的缺失。美国的资产膨胀型消费模式破裂直接引发了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中国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虽然缺乏可持续性,但是其稳定性并不足以导致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和美国相比,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还有相当差距。笔者认为,全球经济失衡只是危机的表象,在讨论全球经济失衡是否为全球金融危机根源时,非常有必要进一步探讨全球经济失衡的根源,或许这才是危机的真正根源所在。

国际货币体系缺陷是危机根源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国际货币体系基本上仍是围绕美元展开的,真正对美元浮动的只有德国马克(后来是欧元)、日元、英镑和瑞士法郎,许多发展中国家实行的是低频钉住美元的汇率制度,特别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东亚国家纷纷重新将其货币钉住美元,所以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只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复本”。在这一体系之下,黄金非货币化,货币发行彻底摆脱黄金储备约束,完全建立在信用基础之上,传统国际货币体系所面临的“特里芬难题”和n-1问题的“不对称解”,也一直存在并没有消失。美国长期处于国际货币体系的中心国地位,主要外围国在不同时期有所不同,上世纪60年代是西欧,80年代是日本,从90年代中期开始,变成以中国为主的东亚国家。

建立在国内低廉的劳动力、资源禀赋之上,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国家形成了粗放的外需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外贸出口主要集中于欧美国家,产生了大量贸易顺差,由此换来了巨额的外汇储备,而欧美国家则陷入巨额贸易逆差之中。鉴于美国的中心国地位和美元的国际货币本位,新兴市场国家大量的储蓄再次回流到了美国,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美国的资产膨胀型消费模式。我们可以看出,国际货币体系缺陷是全球经济失衡的根源,也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所以,欧美发达国家在强调全球经济失衡是全球金融危机根源时,也应该以更加深刻的视角审视一下它们所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

勇者之翼安卓版

侠客游安卓版

竞彩258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