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服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伺服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熊维平首揭力拓毁婚内幕

发布时间:2021-01-07 23:39:12 阅读: 来源:伺服阀厂家

在舆论漩涡中沉默一周之后,6月11日下午,中铝总经理熊维平首次就力拓单方面撤销与中铝195亿美元交易作出公开回应,以解释导致交易失败的一些细节。

“本来我们的方案经过修改后,完全可以满足力拓部分股东的要求,”熊维平解释说,“但很遗憾,在董事会席位等问题上,我们没能达成共识。”

当天,在面对包括本报在内的多家国内主要媒体时,熊维平对这一挫折的失望溢于言表。“让这件事尽快过去吧,不要引起炒作,然后,各干各的事。”熊看来期望通过自己的出面,让令人不快的风波迅速平息。

当然,有些事情还在继续,包括对是否参与力拓配股融资的讨论。熊维平表示,中铝正在就这一问题积极研究各种方案,并对方案进行评估,“但目前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

此外,还有中铝的国际化战略,“中铝国际化进程不会放缓,并且会更加成熟”。熊维平强调说。

中铝曾作持股比例重大让步

力拓在上周五宣布单方面撤销与中铝的195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后,市场对交易失败原因有各种猜测,对此,熊维平逐一作了回应。

根据熊的描述,当交易开始遭遇阻力时,中铝作出了多项让步。

“我们适当在力拓集团股东层面降低我们的持股比例,我们愿意解决英国部分股东所关心的可转债优先购买权,以及我们对澳大利亚舆论十分关注的铁矿石问题,也愿意在关于铁矿石的销售、管理、定价方面进行简化。”熊维平说。

甚至,中铝还同意在原交易中将持有哈默森铁矿15%股权降低到7.5%。

熊维平认为,这些重大修改完全可以满足力拓部分股东的要求,以及澳大利亚监管部门的要求,“说明中铝在过去4个月里始终保持着最大的灵活性”。

对于有报道说“中铝缺少与力拓股东的充分沟通”。熊维平解释说,中铝在交易签署后的工作过程中,没有直接与力拓的其他股东进行接触,“股东的想法,尤其是优先权的问题,是对方向我们提出的,因此我们围绕优先权的问题,进行了认真研究,最终达成共识。”

但是,这些让步和共识并未能挽回事态。个中原因,熊维平表示并非市场所传言的中铝减持股权,“事实上对这一点双方已达成共识”。

董事会席位之争令交易触礁

事情最终是卡在了董事会席位等问题上。

“因为中铝是力拓的单一最大股东,如果实现交易的内容,同时也是力拓的最大资产投资。显然,中铝必须保护自己最大的权益,”熊解释说,“那么董事会的席位是我们投资权益的基本保障,同时也是中铝和力拓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的一个重要基础。”

据熊维平说,对于中铝在董事会席位上的这一要求,力拓起初也表示“这并不过分”,但最终双方没能达成共识。“任何公司都有自己的战略和商业底线,中铝并不是为了交易而交易。”熊维平表示。

关于有评论称中铝对力拓生变“知道得太晚”,以致没有足够的时间作出及时反应,熊维平说,根据中铝和力拓制定的合作协议,力拓方面向中铝通报了与必和必拓谈判合资的事,“力拓董事长杜立石也公开说过,他在正式担任董事长时,就在和必和必拓进行接触”。

对于澳大利亚政府在交易失败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引起市场的诸多议论。但熊维平对澳大利亚政府的作用持正面评价:“在交易推进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了澳大利亚政府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持开放和欢迎态度。”

熊还提及,在交易中,中铝曾多次与澳大利亚监管机构进行沟通,对方给中铝提供了“一些原则性的意见”。

对于交易的最终流产,熊维平认为这是“中铝所控制不了的结果”——中铝无法阻止在交易方案达成后全球金属矿产价格和力拓股价的大幅上升,也无法控制力拓部分股东的想法和要求的不断变化。

正研究是否参与力拓配股

力拓毁约已一周,熊维平至今仍难掩“非常失望和遗憾”之情。但他表示,中铝实现国际化、多金属矿业公司的战略目标不会有任何改变,中铝将积极参与全球矿业领域的共同发展,“我们会继续寻求战略投资的机会”。

市场目前关心的是,中铝是否会以参与认购力拓配股来收拾残局?中铝首批140亿美元投资力拓现已大幅亏损,那么从降低平均参股成本的财务角度出发,参与配股是否中铝的一个必要选择?

对此,熊维平表示,“我们在积极研究各种方案,并对方案进行评估,但目前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

“作为力拓的单一最大股东,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力拓的战略和运作,也包括其配股和与必和必拓建立合资企业的事宜。”他说,“力拓的资产,从资源上来说是一流的资产组合,我们对力拓资源的长远价值,持看好态度。”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被视为本次交易失败的因素之一,熊维平判断,经济的复苏并不稳定,金融危机并未真正过去,大宗商品及股票市场还将有波动的。但他强调,中铝对大宗商品前景长远走势看好,对投资矿业的长期财务回报是有信心的。

中铝此次受挫后,是否会调整推进海外战略的方式?熊维平表示,中铝今后会探讨和国际矿业公司在资产层面和项目层面合作,“针对交易时,有关政府间必须进行很长的监管审批,中铝将选择最好的投资方式。”

重庆九龙坡治疗银屑病专科

子宫内膜异位症能不能治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如何科学缓解白癜风患者的心理压力

上海哪家医院看输卵管黏连比较好

重庆哪个白癜风医院较好

上海妇科医院_治疗宫颈糜烂的小方法